注册 登录
返回首页

一剪尾的个人空间 http://hc126.com/?20971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叫一声“大姐”

已有 83 次阅读2017-10-20 11:04

因为我自己兄妹多,所以比较淡漠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起初,每次精准扶贫上户,都很清醒很冷静地知道,这只是一种工作,领了国家工资应尽的一份工作,仅此而已。

然而,几年下来,一次又一次的走访,与贫困户一次又一次的交流,不知不觉,自己的情感就起了微妙的变化,彼此之间不再是单纯的帮扶与被帮扶的关系。

2017年春节过后,我像走娘家亲戚一样,满怀欢喜地来到文武坝镇中塅村魏洪优家。本以为,新年新气象,大家都能欢欢喜喜的一起聊聊新一年的打算。谁知一走进他的家里,马上就感觉到一般压抑的气息,两位老人愁眉苦脸,长吁短叹。

原来,他们的大儿媳伊常娟被检查出患了宫颈癌,对于一个原本就贫困的家庭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我听了,心里异常沉重。自己掏了二百块钱,表示一下心意,之后,又到民政局、卫计委、人社局、县妇联等相关单位了解贫困户大病救救助的相关政策。

因为伊常娟的户口还在她娘家那个省份,大部分贫困户所能享受的政策她都不能享受。更糟糕的是,伊常娟在做完宫颈癌手术后半个月左右,进全面健康检查时,竟然发现肺部也有一个恶性肿瘤,不得不进行二次手术。两次手术下来,短短几个月,就花了十多万元。

两位老人的头发都愁白了,而我,除了安慰,并不能为他家带去更多的帮助。

后来,魏洪优的大儿子魏发浪在微信发起了“轻松筹”,我看见了,也进行了支持。

今年五月份,国家精准扶贫进行了再精准再认定工作,我因单位工作需要,换了一个村,不再帮扶魏洪优家了。然而,我还是到社保局为伊常娟了解办理户口和医保的相关问题,以便她在新的一年里能得到贫困户能享受到的政策。之后,才与魏发浪道别。

在道别的时候,魏发浪叫了我一声“大姐”,当时,我的心都抖了。这一声喊叫,很沉,很沉,我在心里默默地祝愿,祝愿他的老婆伊常娟能早日康复。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