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22|回复: 0

会昌“1▪5”死亡交通逃逸事故已破!原来他躲在450公里之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9 08:51: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 于 2018-3-19 09:14 编辑

雨夜货车案
2018年02月27日 14:15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03、04期   作者:王健根 黄达
6.jpg
  2018年1月15日,在江西省会昌县看守所内,“01•05”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嫌疑人李智晔被会昌县公安局以涉嫌“交通肇事罪”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满脸悔意和倦容的李智晔泪眼婆娑:“这些日子里,我脑海里全是当时碰撞的惊恐瞬间——”
1.jpg
  寒夜车祸
  1月5日凌晨5时许,深冬的寒冰笼罩着赣南乡村。在会昌县麻州镇的206国道上,来往车辆不时交会,车灯晃目。突然,“砰”的一声闷响打破了这里的寂静,途经的一辆货车将一名行人撞倒。行人被弹起后,在高速货车的前挡风玻璃的惯性作用力下翻滚到了路边,就再也不动了。然而,货车并没有停下,继续前行了约300米后停靠在路边。从车上下来的人查看了一下车子后,既没有选择掉头也没有拨打报警电话,而是重新开启汽车,消失在夜幕中。
  李智晔驾驶的是一辆“凯运”平板小货车,是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商品车。客户或者经销商订购车辆后,由专职送车司机送往客户接收。李智晔就是江西中联物流有限公司从事运送商品车的专职司机,他从事这个职业已经第5个年头了。送车到目的地后,公司每周都将视李智晔运送车辆的数额及该项业务往返的里程数发给相应的劳务工资。
  1月2日,李智晔接到公司派出的一个运单,把一辆客户购买的“凯运”平板小货车,由江西省南昌市送往广东省梅州市。公司为这辆新车办理了4天的临时保险,悬挂的临时号牌号码为“赣A07886”,小货车核载为1.5吨。
  为了节省送车路途的开支,李智晔驾车通常不走高速公路、不住旅店,而是走省道或县乡公路,累了就在路边打个盹。1月4日下午,他从公司配发车库驾车出发离开南昌市一路向南。当天19时许,在抚州市临川区吃过晚饭,便一路走走停停,于第二天凌晨2时45分来到瑞金市。此时犯了困的李智晔在路边停下车休息。两个小时后,他驾车沿206国道继续向南,进入了会昌县。
  5时许,李智晔驾车行驶到麻州镇圩镇路段。此时天色依然昏暗,天还下着濛濛细雨,车祸就在这时发生了。李智晔自诉道:我刚刚睡醒,人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当时与一辆前四后八(指车轮数)的大货车相向会车,对方开启的大灯直射过来,照得我眼前一团漆黑,突然听到“砰”的一声闷响。
  李智晔并没有停车,而是踩了一下点刹后继续行驶。行驶到前方装有公安天网监控摄像头位置时,他停车下来认真察看,发现自己车头的网隔栅碎裂了,前面挡风玻璃也碎裂了……顿时心生恐惧,迅速上车加速驶离。
  李智晔为什么没有选择在事发地点停车?
  归案后,李智晔狡辩道:“出事时,我自己感觉碰到的是木头或者牲畜。因为之前也撞死过牲畜,被人敲诈过,所以害怕同样的敲诈发生,便决定要跑得远远的。”
  办案民警问:你逃离现场的目的是什么?不会有人看见吗?
  李智晔说,当时心慌了,就是怕被讹诈。如果撞死的是牲畜,我跑远了,他们找不到车找不到人,我就不用赔了。
  那么,在停下车看到自己的车子明显撞坏了,而且不能确定撞到的是何物时,为什么不掉头回去察看或者报警呢?
  李智晔的解释是:我觉得撞到的不是人。见车子被撞坏了,我便心慌起来,如果被公司知情,这部商品车就会作二手车处理,我的经济损失可就大了。所以,当时就想着回南昌去修好再送过来,也就没有返回现场去察看。
  这里说的经济损失,是承运司机与公司签订合同中的一个条款:如果送车司机发生交通事故,司机要承担事故20%的赔偿责任,保险额不足的由司机自行承担,车子另作二手车处理,折价费用由司机承担50%。
  心慌意乱的李智晔此时还心存侥幸,幻想着驾驶的车没有挂车牌,加上雨夜天黑,视界不好,没人看见,只要尽快把车修复后再交车,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躲避掉这场“灾祸”!
  警方寻迹而至
  将视线回到事发现场。
  发生交通肇事的现场地处206国道麻州镇,是江西省百强建设示范镇。现场的有效路宽达15米,沥青路面,道路平直视线良好,路外两旁有断续整齐的花圃。
  行人被激烈的撞击倒在道路右侧位置后,趴卧着没有动弹……濛濛细雨下个不停,不明情况的来往车辆纷纷躲避。当天早上7时15分许,家住附街的居民刘欣欣走出家门便看到路边有一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当即拨打了报警电话。会昌县公安局麻州派出所值班民警接到局指挥中心的指令后,迅速封锁现场,勘查取证。经稍后起来的县急救中心医生确认,伤者早已死亡。出警民警根据现场情况初步判断,这不像是凶杀案,应该是一起交通事故,便迅速通知了该局交警大队麻州中队。中队民警赶到现场后,很快确认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鉴于伤者已经死亡,便及时上报大队。该大队副大队长郭国华当即率事故处理科民警赶到现场处置。
  由于小雨连续不断,现场所留痕迹物证不明显,仅有疑似肇事车辆碰撞后跌落的少量碎片和一道宽约17厘米、长达13.3米的车辆制动痕迹,指明行进方向为自北向南。会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立即启动逃逸事故处置预案,抽调精干民警组成四个组:一是现场勘察组,负责提取有效物证信息;二是周边走访组,负责收集目击线索;三是技侦组,负责调取云网,筛选嫌疑车辆,判断逃离去向;四是调查组,负责对周边修理厂、汽车经销商的走访,确定车型,寻找嫌疑车辆。
  很快,调查组民警在会昌县汽车城有了收获。经比对,遗落的碎片是汽车前头中网格栅上掉落的遗留物,应该是一款白色“凯运”平板小货车。不久,技侦组也从视频监控调取的影像中也筛查出,当天早上有一辆白色轻型货车经过了几公里外的麻州镇一路口,视频画面可见,该车前挡风玻璃明显碎裂,前头中网格栅碎裂缺失,基本可以判断该车即为事故肇事嫌疑车。然而,该车为新车,也有悬挂车牌号,雨雾下司机的面目不能完整分辨出来。
  11时40许,前往赣粤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调查的办案民警通过系统限时检索,查到了这辆嫌疑车在当天凌晨5时46分经过筠门岭收费站驶入高速公路,预计该嫌疑车还未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于是,办案民警立即通过“会昌交警”微信公众号发出协查通报,并向全省高速分支站点协调同时发布协查通报。
  就在协查通报雪花片似的四处散布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南昌高速公路幽兰收费站反馈了一条重要信息:20分钟前,即11时53分,持该卡号的车辆驶出收费站后不知去向,监控画面中正是那辆白色平板小货车。
  懂点法的亲戚们
  出事后李智晔趁夜色驾车一路狂奔。5时46分许,在距离事发现场40公里左右的济广高速会昌县筠门岭收费站入口,他左打方向驶入了高速公路,选择了与送车目的地完全相反的方向——北上,返回450公里外的南昌市。
  两个小时后,惊恐不定的李智晔驾车进入宁都高速服务区后,当即给大哥打电话说,车子不知道与什么东西碰撞了一下,但是受损不是严重。大哥建议他先把车开回去,再设法把车修好。因为临时变更行程,身上没有带足够的现金,他试图找人微信借些钱来缴纳高速公路通行费。但因为心虚,尝试未果。
  据江西省高速公路卡口联网信息显示:5日上午11时53分,李智晔驾驶的肇事车辆来到南昌,在幽兰收费站驶离高速公路,进入市区。他不知道的是,会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办案民警已经根据警情和相关线索,锁定了他驾驶的这辆嫌疑车,正在追查其行踪,并把协查通报通过网络迅速发给了全省高速各分支机构。时间差的因素,李智晔驾车驶离高速公路时,并没有发现异样的信息警报。
  因为没钱缴纳高速公路通行费,他让妻子把钱送到幽兰收费站。他回避了妻子的追问,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表哥家。他知道表哥之前从事长途运输业务,在车辆维修方面的朋友自然不少。
  表哥一看车子的破损痕迹,就焦急地问,你到底撞到了什么?李智晔敷衍道,当时天黑,人有些迷迷糊糊,可能碰撞到的是飞过来的木头或是牲畜。表哥当即指出,这种痕迹应该是撞到了人,车子先别修了,看有没有什么人报案。李智晔着急地说,不修不行啊,到时公司会作为二手车来处理。但表哥还是拒绝了。
  修车不成的李智晔回家,心神不定,寝食难安。当晚约23时许,他打电话向小姨咨询。在他心里,小姨是个有见识、能耐大、敢担当的人。小姨听完事情的经过后,当即指出,你这是交通肇事逃逸,假如撞到的是人,那就是犯罪行为。现在什么也不用考虑了,立即报案,看能不能争取个投案自首。
  思来想去,经过两个小时的权衡利弊后,李智晔终于拨通了公安机关的报警电话。但电话接通后,他仍抱着侥幸心理,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在会昌县境内发生了一次碰撞,但不知道何物。如果是事故,愿意承担责任。
  放下电话,李智晔随即又蒙头睡下了。
  法律面前没有侥幸
  该品牌车的生产地在南昌,按常理新车发送也会从南昌发出,嫌疑人在肇事后会不会反方向逃往千里之外的南昌?肇事车此时是否重新回到了汽车制造企业呢?或许嫌疑人选择返回家里藏匿了呢……带着这些疑问,该大队事故科科长吴志强办案民警顾不得吃饭了,驱车迅速赶往省会南昌。
  南昌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领导对此案极为重视,当会昌县公安局办案民警马不停蹄赶到了高速公路幽兰收费站出口时,南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迅速传召了负责承运该品牌商品车的中联物流有限公司南昌分公司、江铃集团实顺物流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前来征询。
  在征询中,两家物流企业负责人均称未接到相关报告,但表示竭尽全力进行内部排查,一旦有信息马上报告。
  办案民警把调取的监控视频图片资料交到两家公司负责人手中,要求他们在公司驾驶员微信群中发布,接受举报。与此同时,南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也着手调取沿途监控,追踪嫌疑车离开高速后的行驶轨迹和去向。
  严密的侦查网就此撒开。
  1月6日上午9时20分许,中联物流有限公司南昌分公司张姓副总经理在细致辨认公司群内传播的监控视频图片,认为应该是公司员工李智晔,便打电话给李智晔欲当面核实,要求他立即赶到公司发车库见面。李智晔随即从家里来到发车库,与张某碰面后,一起前往南昌分公司总部。此时,办案民警已经在办公室等候。
  “我不知道你们这么快就追到了南昌。”李智晔感叹:“当我在公司总部楼下见到赣B号牌的警车时就意识到了,所存的一丝侥幸都破碎了,该来的来了!”
  根据他的供述,办案民警在李智晔家楼下路边找到了藏匿一辆白色江铃牌“凯运”平板货车。民警拿出随身带来的现场遗留碎片,与车辆破损处一一比对,完全吻合。可以确认,该车就是会昌“01•05”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的嫌疑车辆。
  由此,这起跨入2018年就轰动赣粤闽三省交界区域的恶性案件,办案民警经过28小时千里奔波调查取证终于得以成功破获!
  1月6日下午,李智晔被民警押解回会昌县,肇事车辆由拖车押回,将作进一步的痕迹物证鉴定。
  如今,李智晔将面临法律的严惩和高额的民事赔偿。因为其肇事逃逸,保险公司理将拒绝理赔。1月15日,李智晔被会昌县公安局以涉嫌“交通肇事罪”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面对民警的每一次提审,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只希望能得到从宽处理,家里实在太困难了。(注:文中姓氏除办案民警外,均为化名)
2.jpg
3.jpg
嫌疑人李某指认肇事车[
4.jpg
5.jpg
民警将现场遗落的车辆碎片与嫌疑车比对,完全吻合
7.jpg
肇事车辆已被扣留
8.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